巴黎恐怖袭击是个热门话题
  • 发布日期:2017-09-30 10:53     信息来源: 未知      浏览次数:
    •  
        
        这两天,就跟01年的美国911事件一样,不同的是当年犯事的是塔利班,现在干坏事的是IS,相同的是他们都是布包头蓄长须的伊斯兰教徒,通俗讲就是一个是武当派的一个是崆峒派的,都是武林人士。昨天我看到大记在微信上发了个段子,说我们防止IS最好的手段就是——在国境线上抹一层猪油。“把我们的猪油,筑起我们新的长城”。
        
        抹猪油有用吗?难说。回民也算伊斯兰教的信徒吧,我就亲眼见过回民吃猪肉,以前我读高中的时候,我们班有位阿卜杜拉·吴昊·穆罕默德同学,来自高邮湖西边的菱塘回族乡,众所周知,我们现在其实跟元朝是一样的,人分成四个等级,一等洋人二等官,三等少民四等汉。阿卜杜拉·吴昊·穆罕默德同学一边享受着高人一等的少民待遇,如中考高考加分等民族优惠政策——中考高考加个五分十分的要刷掉多少人?一边凶残地关照学校外做鸡蛋煎饼的摊贩给她的煎饼里加双汇王中王。
        
        当今世界的三大宗教,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讲慈悲,基督教讲饶恕,尽管他们的宗教裁判所以前也干过把异教徒绑在十字架上活活烧死的事,但那是几百年前的事,人家现在还是很文明的,没听说现在有什么教皇教宗红衣大主教神父之类的神职人员再把人绑上十字架执行火刑。伊斯兰教不知道是教义的原因还是怎么回事,因为我什么教也不信,所以宗教的问题我也不怎么懂,光知道回民不能吃王中王。我依稀记得在哪儿看过,说伊斯兰教的古兰经教导他们要以血还血进行斗争什么什么的,所以你们看无论是之前的塔利班还是现在的IS,都是伊斯兰教徒,我没说伊斯兰教徒都是恐怖分子啊,我说的是现在的恐怖分子都是信伊斯兰教的,包括在我们国家疆疆内嘎达不安分的某厥斯坦,某伊运,都是信伊斯兰教的。
        
        当年的塔利班用灰机撞了美国的大楼,虽然也死了那么多的人,但是那电视画面还算不上太血腥,IS就不一样了,长江后浪推前浪,登哥死在沙滩上。IS动不动就发一段斩首视频,简直就是以杀人为乐,他们杀英国人,日本人,还有他们认为的信基督教的异教徒,那血腥的场面,连著名的恐怖电影《电锯惊魂》都比不了。他们的斩首,跟我们国家封建社会的斩首又不一样,以前我们斩首,也叫砍头,将犯人押往菜市口,午时三刻一到,穿红衣办红差的刽子手高举鬼头大刀,对着犯人的第几和第几颈椎之间的缝隙,手起刀落,咔嚓,人头落地。
        
        IS斩首用的不是鬼头大刀,他们用的是一把类似匕首样子的小刀,还不如我们民间用的杀猪刀长,一个全身蒙着黑布或者沙漠迷彩,只露出一双眼睛的恐怖分子,举着手里的刀子,对着摄像机,哇啦哇啦的用法语或者阿拉伯语发表一段演讲,身边跪着穿着美剧里囚犯穿的那种桔色囚服的将死之人,然后,斩首开始。伴随着诡异的,宗教感十足的,类似于念古兰经的男声背景音乐,恐怖分子一只手薅住被行刑之人的头发,一只手拿着刀子,对着将死之人的脖子,快速地来回来回来回……就跟杀鸡一样,鲜血狂喷,这些人都是杀人的一把好手,手法干净利落,加之水热刀快,基本上用不了一分钟,人首分离,包括十岁左右的小恐怖分子,杀人都比我们杀鸡利落。然后,被斩首的人身体向前栽倒,恐怖分子把人头放在尸体的后背上,伴随着呼呼的风声,视频结束。至于那些把人关进汽车用RPG轰的,关进一人高的铁笼用吊车沉河的,用暴力枪轰掉半边脑袋的,血腥程度都比不上斩首。反正我第一次看斩首视频的时候,心情过了好久才平复下来。太残忍了!坚决支持法国空袭IS的总部!
        
        当然了,IS离我们太遥远,我说说我身边的伊斯兰教徒,我在医院遇到的几乎都是汉人,但是我以前提过的那位某大,就是个回民,也就是信伊斯兰教的。就跟佛家讲的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一样,某大虽然不做礼拜不过斋月,也喝酒也刮胡须,仅仅是不吃猪肉,但是我感觉,他将他们穆圣的斗争精神很好的继承了下来。像我们在医院谁敢跟护士长吵架,一见护士长就自动cosplay小绵羊,可某大就敢为天下先,就敢跟护士长拍桌子。牛逼啊!小母牛倒立牛逼冲天!小母牛洗桑拿牛逼烘烘!小母牛坐电线牛逼带闪电!小母牛发育牛逼大了!小母牛掉酒缸醉(最)牛逼!小母牛到南极牛逼到了极点!反正一切跟小母牛有关的歇后语都能使劲往某大身上招呼。
        
        某大的斗争精神还表现在他维护自己的宗教信仰方面,不同于我同学阿卜杜拉·吴昊·穆罕默德吃双汇王中王,某大忌嘴还是忌的挺诚实的,不吃猪肉。过去我们在医院,是供应一顿饭的,盒饭,里面有时候是鸡腿有时候是肉圆有时候是鱼块,某大因为是回民,基本上不管人家吃什么,给他的都是鸡腿,可问题是,我们这儿起码95%的人是不信教的,所以正常都没什么饮食禁忌的概念,然后某一天送饭就把伊斯兰青年某大的宗教信仰饮食禁忌给忽视了,送了一份肉圆饭给他。
        
        其实人家送饭的人也不是故意的,那么大家互相体谅一下,换一份给你就是了。某大不干,顿时怒发冲冠,就跟在家里向妈妈老子撒娇发脾气似的,摔掉了人家送错的盒饭。说人家知道他是回民还送肉圆饭给他吃,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他神圣的宗教信仰被亵渎了。直到人家再三跟他打招呼又给他换了一份鸡腿饭才算完。反正我们不信教的人是不能理解,用烧完猪肉熬完猪油的锅烧出来的鸡腿跟猪肉有啥区别。要我说猪油鸡腿也蛮香的。我就不明白一个家里连本古兰经都没有的伪教徒,怎么斗争精神继承的那么正宗。
        
        不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吧,反正我在生活中对身边的信教的异族还是敬而远之,你不知道会不会因为手里拿块排骨在啃就招来杀身之祸。人家说大多数中国人没有信仰太可怕了,我同样觉得这些有宗教信仰的人太可怕了。少啰嗦为好。最后,在精神上支持法国狠狠打击IS,还世界和平。瞧我这心操的,都操到世界和平的层面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