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知识的文化人很可怕的
  • 发布日期:2017-09-30 10:30     信息来源: 未知      浏览次数:
    •  自从见了徐衙内在安徽的九华山、歙县旅游时,发了一组歙砚的照片,又看到阿布(ǎbū)每天用歙砚徽墨,还有紫毫小楷湖笔抄写菠萝菠萝蜜多心经,我感觉自己体内沉睡多年的艺术细菌刹那间被唤醒,本来还在考虑今年找点什么有意义的事情做,这下有了,我决定2017年要做的有意义的事情就是练好毛笔小楷。我的狼毫笔,宣纸和曹素功,衙内和阿布一人得给我报销一半……
        
        写了也快有一个星期了,今天写完字洗毛笔和砚台的时候,突然就想到最早学写字的时候,一套笔墨纸砚的价格,跟现在一比,完全没有可比性。那时候高邮还没有什么私人店铺,市区唯一一家经营书法用品的店,叫集雅斋,先是开在通湖路上,后来搬到了商品街,最早在通湖路的时候我还小,只见过店招牌,没进去过,等我开始学写字的时候,是在商品街买的,那时候的东西是真便宜啊,一刀毛边纸2块钱,厚厚一沓,没有格子,叠一叠,一张能写16个字;一本柳体字帖2块3毛钱,墨汁给我的印象最深刻,我带了1块钱去集雅斋买墨汁,2斤装的大玻璃瓶臭墨汁,标价1块零1分,我身上就1块钱,人家营业员阿姨看我小孩子,就给我把1分钱免了,我那时候可感激她了憨笑砚台不是在集雅斋买的,集雅斋的砚台都太大,还带雕花什么的,不方便携带,然后在第一百货公司买了一方石头砚台,7块多钱,就是我现在用的。对了还有毛笔,普通的毛笔,不管狼毫还是羊毫,也都是几块钱一支,后来我爸看我喜欢写,又要参加比赛,给我在集雅斋买了最好的一支长锋羊毫,王一品斋的,红木笔杆带礼盒,也不过20块钱,现在这个牌子这样的笔,后面加个0也买不到,这次买的一支小小的狼毫毛笔都要60块,100张四尺四开的纸三十几块,曹素功墨汁十几块一瓶,衙内和阿布一人得给我报销一半……
        
        在买东西的时候我就发现,很多店主本身就比较擅长书法,算是文人墨客吧,别看大家以前都管文人叫穷酸,这穷酸做起生意来,下手可狠了,小刀子磨得雪亮,笔墨纸砚还好,这些东西价格还算是透明的,贵也贵不到哪儿去,主要是那些书法定制,现在附庸风雅的人多,喜欢在家里客厅书房这些地方挂个装框的书法作品,不是天道酬勤就是上善若水,要不就是滚滚长江东逝水之类的内容,有市场就有人做这生意,很多擅长书法的店主,写个天道酬勤不装裱装框就是上千,一个字,二百五!你还别嫌贵,人家卖的这是艺术,凡是跟艺术一沾边,这价格就低不了,管你琴棋书画。这倒也算了,好歹人家下过很多年苦功的,最让人不爽的就是,您都拿艺术当生意谈了,咱谈生意就是了,要不怎么说穷酸呢?是够酸的,都已经出来卖了,还要装作耻于谈钱,一幅字卖多少钱不能说多少钱,要说润格,润笔流汗这种心态,怎么看怎么像失足妇女,以前看过一个对失足妇女的报道,说失足妇女失足的时候,再怎么脱光光,腰上也要系一根红线红绳之类的,意思就是自己还没脱光,这一根线要等将来找到冤大头接盘,新婚之夜才解掉,才算真正脱光自己交给丈夫。哎,都已经出来卖了,有一根没一根红线有什么不一样?都已经出来卖了,还假装不好意思说钱,改叫润笔有意思吗?
        
        不单写字的,刻章的也一样,我无意中发现,杭州的西泠印社也开了天猫旗舰店,那刀子磨得,别人是张小泉菜刀,他们家是德国双立人菜刀!锋利无比!人家是刻一方印100块钱还包石料,到了西泠印社旗舰店就是一个字100块钱,石料另算,任意一方石料都是几百几千的。当真西泠印社的印章刻得比人家好很多?我随意看了看评价,有一个顾客,花800块钱刻了个对章,结果两方印的文字和印纽位置都不一致,转了90度,顾客肯定不满意,要求重新刻,西泠印社还不承认,说他们刻的没问题,顾客只能在评价里面发发牢骚,这就是穷酸的又一个毛病,明明是你照顾他的生意,把钱给他赚,结果还跟你求着他似的,拽得鼻孔朝天,爱要不要,六七十年代国营商店售货员的嘴脸,一身的臭毛病,都是惯的。
        
        不单这些“艺术家”,有一天我在贱内建的群里闲聊历史,就说起中华民族历史上主要是遇到来自北方的侵略,秦汉时候的匈奴,唐朝的突厥,宋朝的契丹女真,明朝的鞑子,然后群里学历最高的一位,研究生,就问我,元朝和清朝怎么说,我说现在说五十六个民族是一家的,实际上就是中华民族被异族统治了,要不怎么说崖山之后无华夏,明朝之后无中国呢,结果很有意思的是,我是在闲聊历史,他非得往我身上扯,说五十六个民族都是中华民族,我先还跟他解释解释,大家的祖先不一样,图腾不一样,后来我发现他就是存心的,仗着研究生学历欺负我们高中生,我就不想跟他说话了,最后我说了一句,这要是在那个年代,我得死在你手里。
        
        最后再说一遍,笔墨纸,衙内和阿布一人得给我报销一半!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憨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