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血管能再安安稳稳用个十几年吧
  • 发布日期:2017-09-30 10:46     信息来源: 未知      浏览次数:
    •  
        上次我发了一条朋友圈,说是给人砍了一刀,玩笑话,其实就是进手术室做了个小手术,除了朋友们大惊小怪的问问情况,家里人对我时不时进个医院做个手术啥的,早已习以为常,没人问一句你怎么了,也是,问了到时候来不来?来了带不带东西?最后也就是我扬州的表哥来家里看了我一下,还别说,看过之后,这刀口长的飞快。
        
        言归正传,动这个手术,是因为这根透析用的血管用了十几年,手腕这儿长了个瘤子,里面钙化了,为了不至于让整根血管栓塞,所以就要进手术室,把钙化的这段截掉,血管重新缝合一下。
        
        本来还想着是不是去扬州再看看,或者从外面请个人回来做一下啥的,我们科室的护士长是个热心人,知道我要动这个手术,直接从医院手外科把波哥给请来了,波哥抓起我的手看了看,直接就把手术日期定下来了,就明天星期天上午,你去8楼找我。感情我们斟酌再三的事情,在人家那儿根本不叫个事,跟每天吃饭喝水一样,说定就定下了。
        
        因为第一次在中医院动刀子,对这里的行情不了解,啥行情?你懂的。有时候1000块钱能办的事,你给500等于没给,给2000不但自己损失大,而且把医生惯坏了,给后来的病人也增加经济负担不是?我就先找管主任打听了一下行情,一个门诊级的手术,意思多少合适?结果管主任就很诧异,动这种手术要意思什么?我这才想起管主任院二代的身份,她在医院找谁办点事,那是给人家脸,人家都上赶着巴结她,我跟她不一样啊,我又没有一个在中医院当主任的爸爸,到时候刀子还是割在我身上,吃苦的还是我自己。平时我劝人家的时候也挺会说的,要意思什么呢,不意思就不给你动手术啦?要相信医生嘛……但是轮到自己的时候还是会花钱买心安。虽然我这个人平时很俭朴,但是该花的钱还是舍得花的。
        希望血管能再安安稳稳用个十几年吧
        星期天一大早,我就跟着波哥进了手术室,在门口换鞋换衣服,本来还想带着手机进去拍几张照片的,结果不让带,然后我就拎着裤子进去了——裤子没松紧,腰围起码三尺。躺上了手术台,波哥的徒弟给我做术前准备工作,碘伏跟不要钱似的往我手臂上倒,然后波哥就来给我注射麻药,随着手腕处一痛,我知道,手术开始了。
        
        虽然打了麻药,但是还是疼的我龇牙咧嘴的,我也想干脆睡一觉,等醒来手术就做完了,多好啊。可是不行,睡不着,知道有人拿刀子割你,还一会儿疼一会儿疼的,根本睡不着。为了止血,还在我腋窝这儿绑了个类似电子血压计的那种袖带来减少出血,勒的我的胳膊有要缺血坏死的感觉,我跟波哥还有他徒弟说,我胳膊吃不消了,松一点吧,这俩糙爷们开始根本不理我,后来松是松了,松的快了,血一下子涌过来,我感觉胳膊都要给撑爆了,事后看胳膊,上面密密麻麻的红点点,那是毛细血管给撑爆了。
        
        我严重怀疑,波哥拿我给他徒弟练手玩,我躺在手术台上,虽然手打了麻药,但是神智是清醒的,我听到波哥跟他徒弟在那窃窃私语,好像还有波哥责备徒弟,咂着嘴说啊呀,你看你这弄的,出血了什么的,弄的我的心是一抽一抽的,我不敢问,这时候是真正的难得糊涂。
        
        大概躺了一个多小时,我问波哥,结束了吗?波哥说,就要结束了,缝合一下就行。随即,让我龇牙咧嘴的疼痛感又袭来了,我跟波哥说怎么这么疼啊,波哥说可能是麻药要过去了,你忍着点。然后,大绞活人开始了,我心里不停地问候波哥,利多卡因什么卡因的又不值钱,又没说让你给我省钱,你帮我省一支麻药干什么?好不容易看波哥跟徒弟结束了,我略微把胳膊抬起来看了看,一手的血,动动手指,粘糊糊的。
        
        俩糙爷们用生理盐水给我冲洗胳膊,都没冲的干净,手上还片片落红似的,就给裹了纱布告诉我好了,什么消炎药也没开,就把我送出了手术室。
        
        麻药过后疼了一下午是小事,到了晚上,原本洁白的纱布已经全红了,我不放心了,就找我们护士长,应该说护士长真是大好人,大晚上的去医院给我换药,我也第一次看到了我的手术创口,本来以为跟人家一样,是直直的一刀,谁知道在我手腕这儿切了个奔驰车的标志,我说怎么缝了那么多针。
        
        第二天去手外科又换药,波哥的小徒弟换的,我就问他,怎么刀口跟缝合都那么粗糙呢,一点不漂亮嘛。波哥的徒弟就说了,我们不要漂亮,只求实用。能解决问题就行,要刀口漂亮得去韩国。我顿时不知道咋说了,只能庆幸只切了个奔驰车的标志,还没给我切个凯迪拉克的标志。
        
        外科有个好,虽然当时看着血嗞呼啦的,但是却是日见其好,一天跟一天感觉不一样,终于两个星期过去了,到了拆线的时候。本来波哥是让我中午去他那儿给他徒弟拆线的,考虑到徒弟也是糙汉子一枚,真要是拿剪子给我剪块肉下来,我还没地方去喊冤,开始我跟我们好心的护士长说好了,结果她出去开会了,别的护士又推说不会拆,也是啊,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后来不记得谁提醒了我,说你怎么不找张主任呢?在中医里面,他是拆线拆的最好的;在会拆线的医护人员里面,他是搭脉搭的最准的。
        
        当时我就震惊了,我认识主任这么久,还真不知道主任自带拆线的技能属性,我问主任会不会拆线,主任一脸嫌弃地望着我,说拆线不会啊?没这么看不起人的,想当年实习的时候……然后主任望着我手腕上的奔驰车标啧啧称奇,然后用起洪荒之力,拿起剪刀嚓嚓嚓,令我对主任刮目相看。
        
        至此手术告一段落,在此感谢护士长,感谢张主任,谢谢你们!